【校慶20年】黑土地上締造“劍橋”傳奇——東方劍橋教育集團董事長于松嶺創業記

作者:來源:中彩网發布時間:2016-09-06點擊數:28

于松嶺:東方劍橋教育集團創始人,現任集團董事長。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副會長、民革中央教科文衛委員會委員、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MBA導師。

這幾天,“三YU”(于丹、俞敏洪、于松嶺)講座要在哈爾濱舉辦的消息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人們也知道,于丹和俞敏洪是受于松嶺邀請而來哈爾濱的。

9月14日,是東方劍橋教育集團創立30周年慶典的日子。于松嶺是東方劍橋的創始人,他的教育集團初長並根植于龍江大地,如今遍布全國33個城市,總資産達40多億。于松嶺的創業史是一部傳奇,更似一個神話。那麽,他的“東方劍橋帝國”是如何締造的?他30年的創業經曆有著怎樣的心路曆程?他那鮮爲人知的創業史對青年學子有著怎樣的啓發?

今天,記者與您一起來聽聽“于松嶺的故事”。

9月5日生活報刊發的文章

被人側目的辭職創業者  “不敢下地獄的人怎能上得了天堂”

在東方劍橋教育集團校史館內,一輛老式“永久”牌黑色自行車格外引人注目,它被標注爲于松嶺創業的起點,這也是這個校史館內陳列的唯一一件實物。

時間回溯到1986年,于松嶺35歲,此時他在哈爾濱理工大學教書有6年的時間了,剛剛升任校辦副主任。接到他辭職報告那一刻,校長愣住了:你這叫下海?和賣茶蛋的個體戶有什麽區別?!

實際上,在外人眼中光鮮的大學老師,卻是于松嶺生活的“絆腳石”。工資少、孩子小、家庭又困難,這令他不得不重新規劃自己的人生。經過一番考慮,于松嶺決定,辭職去創業。在很多同事看來,于松嶺這是“下地獄了”。

說起最初選擇的行業,于松嶺說自己應該是“俗”的那種人,因爲他考慮的首要因素是哪個行業最賺錢。“兩種人的錢應該最好賺,一種是女人,另一種是孩子”,于松嶺說,“女人服裝、化妝品、首飾等等都是花銷大的地方,而孩子的錢包括兒童玩具、食品、服裝、教育等,我是大學老師,對教育這一行熟悉,所以選擇了教育,特別是兒童教育。”

于松岭花150元钱在当时的动力区教育局申请了一张办学执照,“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算是开张了。 至于为啥起了“剑桥”这个校名,于松岭流露出了教师职业固有的情怀:英国有个剑桥大学,历史上培养出了7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是一所世界顶尖的大学。“中国这么大的国家,为什么办不出像剑桥这样的大学呢?”

在一所小學,于松嶺每月花50元租下了一間教室,利用晚上給孩子們補習英語。那一天是1986年7月22日,22個孩子成了他學校的第一批學生。由于備課熟練充分,教法新穎,于松嶺“一炮打響”。當時沒錢打廣告,于松嶺用毛筆親手來寫廣告,他拎著漿糊桶在電線杆間和揭示板上四處張貼招生廣告。第二年,他招收的學生達到1000余人。這個年輕人騎著那輛還算新的自行車,風風火火地奔波于自己的多個補習學校小區之間俨然成了一道城市風景。

盡管開補習學校進展順利,但放著大學講師不當,卻去給小孩子晚間講課,于松嶺在別人的眼中依然是另類的。他的文化學校就開在哈爾濱理工大學附近,有時一張桌子放在馬路邊,而于松嶺就站在後面進行宣傳招生,昔日的同事和他曾經教過的學生好像不敢瞅他,紛紛繞道而行。

如今,于松嶺是一個擁有122個教育實體的創始人。在那個年代,和于松嶺一樣下海的老師還有幾位,但他們後來又大都重回大學講壇。堅持到最後的只有于松嶺一人。也唯有于松嶺,從一個大學教師逆升爲今天的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副會長、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MBA導師……

2003年9月,東北大學建校80周年,于松嶺受邀回母校參加校慶。當地電視台以“精彩人生”爲主題,采訪該校多名知名校友並與在校生座談,于松嶺是受邀人之一。那時,于松嶺的事業和人生確實已經非常精彩了,但有誰會知道,這精彩的背後飽含了幾多坎坷:蓋樓資金不足被逼得差點跳樓、購買校舍中人圈套官司打了兩年多、合作方突然撕毀合同險些致學校于死地……

今天回顾最初的创业经历,风雨走过的路俨然无痕,都演绎成了轻松有趣的故事,但于松岭常常用“不敢下地獄的人怎能上得了天堂”这句话来比喻。他提醒现在想创业的青年学子,一个人想要干什么首先应该给自己定位,定位准了你就会是一颗“恒星”,定位不准你可能就是一颗“流星”。

一個行業執著深耕30年堪稱中國幼兒英語教育第一人

走在中國各城市的大街小巷,但凡幼兒園在其牌匾上如沒有“雙語”字樣,可能都招不來孩子。或許不會有人知道,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于松嶺可謂中國幼兒英語教育的第一人。而這,或許又與他兒子小時候學英語有關。

于松嶺辭職創業的當初,他兒子于越還很小,沒事兒的時候,他就教兒子學英語。教著教著,于松嶺發現,兒子學的非常快,他自己制作的那套圖文並茂的英語卡片根本滿足不了孩子的需要。于是,于松嶺馬上領著兒子學習《新概念英語》第一冊,兒子學這本書的速度之快更讓他吃驚。後來,于松嶺悟出了道理:一個孩子在11歲之前,是母語未成熟階段,而這一階段應該是學習英語的最佳時期。他想:如果所有的孩子都能像自己兒子一樣,流利地背出英語該多好啊!

由此,于松嶺下定決心:要把教授孩子學英語當作自己一生的事業來做!對于這個想法,于松嶺沒有得到多少家長的認可:我們的孩子連中國話還沒學好呢,學什麽英語啊?但只要于松嶺認定了的事,他就會堅定地做下去。

在隨後的日子裏,于松嶺以一個曾經大學教師的身份敲開了十多所幼兒園的大門。在那裏,他的身份是一名幼兒英語教師。憑著自己曾經在大學教課紮實的功底,他的課廣受歡迎,“第一個月的工資,一下拿到了2500元”,這個龐大的數字讓于松嶺興奮不已,他看到了自己事業的希望和社會的需求,“幼兒教育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都很大啊”。

在開辦業余文化學校和在各幼兒園教課的過程中,于松嶺逐漸懂得了幼兒園該咋開,便開始自己辦起了幼兒園。到1989年那年,他的東方劍橋幼兒園開到省內哈齊牡佳四城市,京滬等地也已進駐,他的幼兒園堅持著始終如一的理念,那就是“雙語環境下的全人教育”。

30年,于松嶺用了30年的大部分時光執著地深耕幼兒教育,現早已稱雄業內。今天,他在全國擁有直營幼兒園112所,遍布北京、上海、天津、重慶、哈爾濱、南京、杭州、濟南、合肥、武漢等33個城市。目前,集團幼兒教育板塊由他那北大博士畢業的“少帥”于越統管,正在運作上市。

面對青年學子,于松嶺常常這樣總結自己的創業經曆:我這些年一直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辦教育;一個人做事情必須要有執著心態,如果你在一個行業裏堅持了二三十年,能不成功嗎?現在有些年輕人並不清楚自己要幹什麽,總是站這山看那山高,或者看什麽都是一片茫然,有這種心態的人做事怎麽會成功呢?

占有中國教育一個“最”打造人才産業鏈“無縫”對接

在中國的民辦教育中,于松嶺的東方劍橋教育集團占了一個“最”字:教育實體涵蓋高等教育、基礎教育、職業教育、學前教育以及國際教育,是國內教育層次最全的現代化教育集團。

“黑龍江劍橋專修學院”是于松嶺創辦學曆教育的起點,那是1995年4月。在今天看來,這一年正是于松嶺辦學事業轉折並保持後勁十足的重要節點。

此前,于松嶺一直在精心打理著自己多所業余培訓學校和幼兒園,辦學聲譽被業內稱道且業績不俗。進入20世紀90年代,哈爾濱的文化培訓學校數量劇增,競爭漸趨白熱化。那時,學生補習熱潮席卷全國,尤其是寒暑假的補習班更多。面對市場的無序,教育局要求給孩子減負:文化學校不准租用公辦校校舍,不准聘用公辦校教師授課,不准招收中小學生。

細觀培訓教育的現狀,于松嶺在思考:自己學校的教師都是兼職的,如何穩定提高教學質量不好掌控;學生都是臨時來補習薄弱學科課程的,生源流動性很大,對學生做不到全面的課程講授和育人成才教育;全年不間斷地招生很累。他意識到,自己要想辦好一個有規模、有品牌、更穩定的學校,靠搞培訓很難做到,必須要轉型,辦學曆教育!

作爲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亦或一個成功的教育家,具有超前的創新意識、高瞻遠矚的戰略眼光、洞悉行業發展規律並及時緊緊地把握住,這些要素是標配。那一年,于松嶺做到了。

当年,于松岭花了40多万元租下了一干部学校的闲置校舍,并顺利地申请下了办学执照。就这样,一所以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为主的“大学”孵出了蛋壳。 在专修学院,于松岭开设了10多个专业,其中计算机和幼儿英语专业他尤为重视。之所以如此,当时于松岭开办的计算机培训学校和一些幼儿园,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师资频现不足。那时,正规大学毕业大专生、本科生不像现在这么多,而且大学都包分配,有哪个人愿意去一个民办的培训学校当老师呢?所以,于松岭办“大学”首先确保“肥水不流外人田”。

後來,“劍橋專修學院”經曆了先後挂靠哈爾濱理工大學、黑龍江大學二級學院的兩個發展階段。2011年,經過教育部專家組嚴格評估,黑大劍橋學院成功轉設爲中彩网。至此,于松嶺真正擁有了一所自己的大學。

今天,剑桥学院已经成为国家计划内全国统一招生的全日制本科高校,在校生超万人。脱胎于专修学院幼儿英语专业的学前教育专业成为我省重點專業,“学前教育学”学科是省重点建设学科。教育部授权哈尔滨剑桥学院为黑龙江省唯一的学前教育规划师考试认证考点,也是黑龙江省唯一获批的学前教育双语研究基地。

每年,劍橋學院學前教育專業會有800多名畢業生,而這其中最優秀的,都要被東方劍橋教育集團“留下”,優先分配到集團旗下遍布于全國各地的各個幼兒園。于松嶺親手布局的人才産業鏈實現了“無縫”銜接。

挑戰教育領域那塊“硬骨頭”  宏願是辦成省內最大一流的國際化中學

如今的哈爾濱市新陽路219號,是一家正在營業的快捷酒店,每年租金達300多萬元。或許很多人都會記得,這裏曾經是哈爾濱劍橋第一中學的舊址。實際上,這座7000多平方米的建築是于松嶺蓋起來的第一座教學大樓,也是他開辦基礎教育起步的地方。

于松嶺說,人的一生要活得有意義,必須要做幾件挑戰自己的事情;而且,做事業必須有擔當意識,辦教育更是如此。

那是1996年左右,哈市已經有人在辦中學了,作爲基礎教育的一部分,民辦中學顯然要與公辦名校面臨著中考、高考的激烈競爭,究竟勝算幾何著實讓人心裏沒底兒。于松嶺心裏最清楚,這是一個極大的挑戰,但他願意面對這個挑戰,而且堅信,自己一定能贏。

于是,于松嶺花了440萬元買下了新陽路219號那塊土地,盡管手裏的資金只有180萬元。“當時,別人辦中學都是租房子在辦,租房子給人的感覺是不穩定。所以我要是辦的話,一定要在自己的大樓裏辦”,于松嶺一向認爲,基礎教育是教育的基礎,是人生最重要的教育,因此,“辦學校被人攆的三天兩頭換地方,那是對孩子的不負責任”。

在那個年代,耗資1000多萬建成一座教學大樓,其苦辣心酸今天說起來真可謂一言難盡,“僅各個部門的公章就蓋了105個”。

1997年9月1日,于松嶺創辦的第一所中學——哈爾濱劍橋第一中學如期開學了,盡管蓋學校一路艱辛,但看到身著整齊校服的500多名學生齊刷刷地坐滿了10個教室的時候,于松嶺還是欣慰地笑了。

劍橋一中很高的辦學質量贏得了社會的認可,隨後,劍橋二中、劍橋三中、劍橋四中等學校相繼創辦。到2016年,經過整合系列中學而成的劍橋三中已經是整個集團最重要的旗艦名校之一。如今,在哈平路239號東方劍橋教育園區裏,劍橋三中全校已達130個教學班,在校師生近7000人,曆屆初中畢業生升入省市重點高中比例達85%以上,高中畢業生高考升學率達98%以上;20年來,先後有198個教學班參加中考,其中有35個班的學生百分百考入了省市重點高中。

于松嶺的宏願是,將來,劍橋三中要辦成萬人中學,要成爲全省最大的一流的國際化中學。

打造新的國際化教育品牌再出重拳  “東方劍橋”牽手“英國劍橋”踏上新起點

于松嶺是辦教育的,教育家的眼光是獨到的,同時也應該有企業家的氣魄和膽識。

今年2月,于松嶺又盯上了遼甯本溪高新區一塊面積爲42.11公頃的土地,他在那裏一下抛出9個多億。明年秋,東方劍橋本溪國際學校會迎來首批新生入讀。作爲該校的“先期生”,今年7月,于松嶺和本溪高級中學合作,在全國範圍內首招200名學生,瞬間額滿。在本溪辦國際中學,是于松嶺辦國際教育升級版的又一妙招。

追溯于松嶺國際教育的辦學理念,其發端應該始于早年辦幼兒園時。那時,他的雙語教學實踐,加上曾經兩年的美國留學經曆,使得他一直沒有停止對“如何培養具有民族靈魂的國際化人才”這一目標的思考,“培養世界未來的領袖”是于松嶺追求的終極目標。

走進東方劍橋教育園區,路邊的一幢紅褐色的國際大廈建築格外引人注目。于松嶺把自己的辦公室和集團“中樞”就設在這幢大廈的五樓。劍橋三中國際部的校牌也挂在那裏。那裏,是于松嶺國際教育的實踐田。

于松岭的蓝图是,依托于整个集团,从幼儿园到大学、从国内到国外、从学校到社会三条路径,打造一座新型国际化人才培養的立交桥。

2011年,全國首批20所”孔子課堂“項目的中方合作學校獲中國國家漢辦批准,全省僅有四所重點中學獲此殊榮,劍橋三中是其中唯一的一所民辦中學。2011年至2016年,劍橋三中已有近百名師生與美國高木高中進行了15次交流互訪活動。

2015年11月,美國卡羅頓基督學校在劍橋三中設中國分校;每年的寒暑假,劍橋三中學子赴加拿大、新加坡遊學、互訪從沒間斷。

2016年,經英國劍橋大學授權,劍橋學院成爲“英國劍橋大學的國際學校”和“英國劍橋大學國際考試中心”。由此成爲“東方劍橋”牽手“英國劍橋”。于松嶺踏上了一個圓“矢志不渝建百年名校”之夢的新起點。

不忙的時候,于松嶺喜歡在自己這個占地850畝的教育園區內走走,有時還會停下腳步,靜靜地聽聽教室裏傳出的讀書聲,他仿佛想起了當年自己這個年紀時候的讀書情景。

于松嶺今年65歲了,首次見到他的人都好說一句,“董事長您長的真年輕”,于松嶺總是這樣回答:我跟學生在一起快一輩子了,總跟學生在一起的人的確會年輕的。

千秋偉業,育人爲基。

9月14日,是東方劍橋教育集團30歲生日;這一天,也恰巧是于松嶺65歲生日。祝願于松嶺先生和他的東方劍橋教育集團永遠年輕!